必威体育娱乐app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鬼故事

落眼成翳

来源:鬼大爷故事网时间:2019-08-04作者:老苏

    在东十里有个算命先生,常年镇口摆摊,身形猥琐,早年因患眼疾,瞎了一只眼,算命奇准,人们便管他叫瞎半仙。他这人也怪,每日只算一卦,不讲究什么“贵人多付课金,穷户少收卜钱。”凡来求卦者,只需五十枚大钱,保他一日吃喝即可。
    这日一早,来了个农夫,满面红光,从皱巴巴的口袋里排出五十文钱,摔在瞎半仙摊前。瞎半仙微微点头,示意他坐马扎上,问他要算什么。
    农夫叫王庆勉,住在邻村,说要算近期运势。
    瞎半仙把好眼闭上,用瞎眼瞄了半晌王庆勉,这是他独一无二的绝活。因为眼内生障,这只眼就像一只烧制失败的玻璃珠,浑浊不堪,但在算命的时候,他就会用这只瞎眼打量客人,此招叫浑眼看浊世。
    瞎半仙说:“你近期有灾,还不小哩。”
    王庆勉脸色变了变,讪然道:“屁话,我实话告诉你,近日我运气不错,老捡钱,你瞧见这五十钱了没?还是我进城卖面在桥洞拾的呢,捡了这么大两串,特意跑你这里照顾生意。之前俺没算过命,第一次来,你就给俺说这种丧气话。”
    瞎半仙指了指瞎眼,摇摇头,不言语,意思很明显,你将来的事,我这只眼看得一清二楚呢。
    王庆勉仍不服气,“你们啊,就会编排客人有灾有难,然后诓骗人家钱财,告诉所谓的破解之法。”伸手要拿回摊上那五十文钱,想了想,又把手缩了回去,骂骂咧咧走了,说这钱就当被狗叼走了。
    瞎半仙微哂,钱到手了,收摊,去旁边店里,有滋有味喝酸梅汤解暑。
    次日,摊前来了一个读书人,瞎半仙问他要算前程还是卜姻缘。年轻客人还未说话,旁边窜出一人,声音炸雷一般,“半仙,还认得我不?”
    正是昨天的王庆勉。
    瞎半仙瞧他那副神气样,知道来者不善,就微微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 王庆勉大笑道:“你昨日说我什么来着?近来有厄难?还不小?哈哈,我昨天在菜园子翻地,咣当一锄头下去,你猜怎的,掘出一个小箱子,里面有四十三个银锭,可把我家那婆娘乐的,嘴都笑歪了,看她还敢不敢整日讥我没本事没能耐。四十三个银锭啊,瞎先生,我忙活一年也挣不了半个银锭,一下子来了四十三个,都愁得不知道咋花了。头疼,头疼!这大概就是你说的灾厄了吧。”言罢,拍了拍瞎半仙肩膀。

    他如此大声说话,引来几个路人围观,王庆勉饶有兴趣盯着瞎半仙,看怎么收场。
    哪知瞎半仙一脸平静,咳嗽两声,清清嗓子,说道:“我说你近日有厄,还不小哩,要不咱等几日?”
    王庆勉讨了个没趣,但因为天降横财,心情大好,也不想跟这糟老头纠缠,指着瞎半仙,嘿嘿一乐:“你这老东西,真是煮熟的鸭子嘴硬,得了,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了。”转脸对那个读书人说道:“小伙子,你也要来一卦吗?莫问什么前程姻缘,你就问他你能活多少岁吧?”
    年轻人不似体羸形弱之人,王庆勉说这话也是故意恶心瞎半仙。
    年轻人听了,尴尬笑笑。
    王庆勉舒畅之极,仰脸走了,鼻孔朝天。
    瞎半仙依旧摇摇头,问年轻人,“客人要算什么?”
    “算我能活多少岁吧,”年轻人脱口而出。
    瞎半仙气定神闲,闭了好眼,独目运气,瞧了几息功夫,说道:“你会在三年后的六月十八死。”
    客人哪料他会说得这么直接,怔道:“这个……未必吧。”
    瞎半仙指指瞎眼,不说话了。
    客人悻然而去。瞎半仙收了五十文钱,又喝酸梅汤去了。
    不觉过了一月,这日,正要收摊,一个神色颓然的汉子伸手一拦,怯声问了句:“先生还记得我吗?”
    这人一脸倦容,两目通红,头发也白了几缕,非别人,正是掘出银元宝的王庆勉,短短几十日不见,老得甚多。
    瞎半仙点点头,说道:“认得,识得。”
    王庆勉说道:“当初就应该听先生的话,人常说命里只有八斗米,走遍天下不满升啊。”

    原来,王庆勉发横财的消息不胫而走,平日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,闻讯赶来。以前他是个出了名的窝囊废,俗话说钱是人的腰,财是人的胆,王庆勉哪享受过这等众星捧月的感觉,一时恍恍惚惚,有求必应。上午远房老叔借走三两,中午表舅讨去二两,下午邻居又拿四两。几日功夫,近一半的银子被借走了。王庆勉幡然醒悟,这些人都是奔着钱来的。于是狠了心不再借。一碗水不平端,惹得后知后觉的亲戚朋友邻居不快,骂他没有良心。同村一老妪,天天堵门骂,说王庆勉狼心狗肺,小时候若不是喂了他几口奶,说不定早饿死了。还有些平时不怎么打交道的红眼村民们,都聚在一块,斥责王庆勉,说平日没少照顾他,而今发了财,翻脸不认人了。
    王庆勉每日被吵得头脑发胀,精神恍惚,把剩余的银子藏好,锁在大箱子里,加了六把锁。
    即使这样,某日一觉醒来,银子还是被窃了。
    村民们哪里肯信,气愤之余,把他家砸得稀巴烂,一家三口都被打了,半夜暴雨,夫妻两人抱着儿子,呆呆地瞧着雨水淋淋沥沥,在屋里汇成一个个小水坑,欲哭无泪。
    钱没了,还落了个坏名声,王庆勉忽地怀念起以前的日子,虽然窝囊了些,但总不至成为众矢之的。
    倒完苦水,王庆勉告诉瞎半仙,要搬走了,村里再也容不下他了,之前借出的银子,一个铜钱都要不回来。
    “还真是场厄难,”王庆勉唉声叹气,瘸着腿走了。
    日子不知不觉的过着,瞎半仙仍是一日一卦,课金五十文。
    又一日,大家围着瞎半仙闲聊,说至酣处,都赞他是神仙下凡,看透世间,百卦百灵。忽有一人站出来,说道:“我想到一事,十年前,刘元德曾在黄先生这里课过一卦,当时我在场,识得此人,先生说他三年后的六月十八死,为何到了现在,还活得好好的呢?”
    刘元德乃是隔壁县城人氏,十年前,听了意气风发的王庆勉提议,算算自己阳寿几何,瞎半仙告诉他,三年前的六月十八日死。乌飞兔走,这么多年过去,刘元德及第,挣得功名,执一方县郡,贪墨甚多,人称十万老爷,说他的银子有十万两之巨。
    瞎半仙脸色严峻起来,独目如电,“我这只眼,害过眼疾之后,便能看到凡人瞧不见的东西,客人生平在我看来,就是一段段文字,记于册上,无一不准,此孽障刮得无数民膏,惹万人唾骂,在我看来,早就死了。”
    再过数载,刘元德东窗事发,家产悉数充公,囹圄之中,被狱卒几张湿纸贴面,活活憋死。
    据交代证词,他入仕后,第一笔赃银,是个修水渠的商贾送来的。那天是丁酉年六月十八日,自此泥足深陷。
    不晓得那晚,他会不会忆起三年前瞎半仙的话。不过,那天过后,他确实算是一个已死之人了。

    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

上一篇:同流合污

下一篇:万字镇疫

标题:落眼成翳
地址:http://www.koage.com/mj/61684.html
声明:落眼成翳为用户上传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猜你喜欢